泳兒一九年首支派台作品《明日花》今日(15日)登場,今年系列歌曲第一首《明日花》呼應「明日黃花」的成語,巧妙用了「明日」的花來描述遐想的糾結。填詞人林若寧寫出有人寧願愛在幻想之中,縱知道沒有花,也愛享受沒有花的燦爛;編曲方面用上奇幻感較重的調子,將一個沉醉於單向戀愛的故事,鍍上一層撲朔迷離虛幻的感覺,這亦是泳兒首度嘗試的曲式。 泳兒說她收到歌後,第一時間便是上網搜尋甚麼是「明日花」,「search結果是『明日花』通常都會同另一句句子同時出現,就係『明日花昨日已開』,所以我理解為你得唔到嘅嘢。即係你以為聽日會見到一朵花,但係其實朵花噚日已經開咗。無論點樣,你都唔會見到呢一樣嘢。」 歌曲亦充滿幻想空間,泳兒說:「唔同嘅人聽到會有唔同睇法,可以係一首情歌,因為好似對住一個幻想緊嘅對象,好想得到你但又得唔到,幻想已經認定你,就好似當中嘅歌詞『靈魂未相認 一早記得是你』。另一個角度係雙面人,內外分別都有一個『你』,有啲人可能好驚內在嘅自己會俾人見到。」 而MV就正正帶出這個含意,MV中分別有一個白色、一個黑色的泳兒,代表着兩種不同的性格,「黑色嘅泳兒係潛藏喺裏面,有一啲訴求、有啲想得到嘅嘢,白色嘅泳兒就係相反。」除此之外,舞蹈亦是MV另一種點,亦是泳兒的最大挑戰,「最大挑戰係跳舞,因為好耐都冇跳舞,仲要係跳contemporary嘅舞,每一個動作都要做得好靚,同埋加插咗一段要喺地上畫畫嘅舞蹈。其實大家都唔知道會係乜嘢效果,可能係一幅畫咗出嚟唔可以再repeat嘅一幅圖畫,其實亦都好代表呢隻歌,呢隻歌嘅氣質我自己好鍾意,希望大家都會鍾意。」 隨著《明日花》的出現,泳兒找來合作多年的詞人周耀輝為整個「花」系列擔任概念指導,同時負責之後歌曲的詞作。周老師與泳兒決定以「花」作為主線,透視泳兒心中想做但不敢做的事,可能也是很多人想做但不敢做的事,就如她的種種遐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