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巡到佛山站,因為山竹颱風關係,在傍晚六點半,突然收到當地有關單位通知要取消演唱會,幸好最後幾番爭取,演唱會才得順利舉行。演出過後,大隊就馬上連夜趕車回港,剛好趕在掛八號風球前一分鐘過關。 為了今次佛山四面台演唱會,克勤不單重新練舞,又提早兩日上佛山,每天試練舞台上的威也。之前一直都留意打風消息,擔心完騷後未必可以返港,但意想不到一切準備就緒,連妝都化好,傍晚七點卻在場館收到通知,演唱會可能要取消,頭一刻聽到消息,他也不懂反應,只是無奈坐係化妝間,彈住結他唱住歌等。 幸好最後大會跟有關單位不停爭取才得以八點順利開騷,但有條件限制只淮唱到十點。不過克勤就唱到十點十五分,真的不准唱下去了,先完場。他在台上向觀眾致歉:「我開騷前收到通知,話打風唔可以舉行今晚演唱會啦,個時你地已經有大半人入左場,經過一番努力爭取,感謝有關當局,最後終於特赦左我地,批準我地開騷,但唯一要我地答應條件係唔可以再引起再多混亂,要大家早d 平安返屋企,所以今晚個騷濃縮左好多,但係我每首歌都好俾心機去唱,希望你地感受到。」十點十五分克勤以「月半小夜曲」作演唱會最後一首歌完結。觀眾都依依不捨,不過也明白體諒是因為打風,大家也得跟安全措施指引離開,完場後不少人不肯離去,在場館外圍觀,大批歌迷向著克勤的車揮手道別。 事後克勤接受記者訪問,他表示 : 「唔做會引起好多問題,個騷爆晒,觀眾又已經入左場。我係八點零五分才收到指示可以做,但條件係十點一定要完場,最後我都偷雞唱到十點十分,多謝有關當局放我地一馬。咁打風大家都明白,我係台上都無奈,好多歌準備左唱不到,第一次遇到這些事,又上一課,人生經驗又豐富左囉。」 有記者問克勤,內地現在流行親子節目,他會不會也帶兩個仔一同參予,克勤話,「你係咪話個d 爸爸唔知去邊度節目?哈哈,我有睇,有一些參加藝人也是我朋友,但我兩個仔好大個啦,都係乖乖地係屋企讀書啦,搵錢呢d野等我做老竇辛苦得啦。山竹颱風打到來,我老婆不停叫我快d返來,打風呀!快d返來揍仔。」 訪問完畢,克勤就由佛山直奔香港,「好好彩呀,回港個陣雖然係已經掛左八號,係無風無雨,我重趕到去買煲仔飯返屋企宵夜。不過今朝就真係好大風大雨啦,睇到朋友傳d片來,爆窗個家人唔知點呢?都好心嗡,希望個風快d過啦,大家都平安無事就最好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