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都同自己講: 「心口少少痛啫,抖返順條氣,冇事嘅。」 點知...........原來係可以好大鑊。 揸波仔我就話熟手啫, 通波仔就真係第一次。 老實講,係有d驚嘅!